返回目录

《 天行缘记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暗议

    灵界之中魔煞灵婴丸的风波持续了将近十年才算是告一段落,在此期间不少大宗门内的弟子都被牵扯进来。除了三大宗门外还有一批中小宗门的修士都被暗中查出服用过此丹药,这些人大都是自制天赋有限或是将潜力耗尽了长久无法寸进所以才会铤而走险尝试服用魔煞灵婴丸的。

    为了灵界的安慰和不再重蹈当年魔灾之乱的覆辙,灵界三大宗门宗主牵头带着其余中小宗门的负责人联手处置了这批服用过丹药的修士。

    念在他们之中很多人曾经也是有功之臣,三宗宗主合计了下将他们打入轮回,但保留了神魂印记。待转世之后由其亲友负责再次接引入道途,如此也算是给他们留了条后路了。

    但这些人中那慕容分家炼制魔煞灵婴丸的丹师傅肇庆迟迟未能捉拿归案。此人化神中期修为又是丹师出身,一身功夫稀松但却是罪恶的源头所在。

    据慕容分家的家丁透露正是此人从魔族遗迹之中找到了失传已久的魔煞灵婴丸丹方,然后伙同慕容正虹大肆搜集丹药配方中的宝材炼制丹药。

    据可靠消息称此人自己也不停地服用丹药以期望可以迅速提升修为。可惜他先天不足,是个五短身材,连的之前的修为都是靠丹药堆上来的。进入化神期后短板更是显现出来从初期炼制中期都花了千年功夫,如果不靠魔煞灵婴丸怕是现在只能干巴巴等死了。

    易天将手中的宗门简报通读了下后脸上露出丝不屑之色,对付如傅肇庆这般的修士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一个嗑药堆出来的修士接不了自己三招,唯一麻烦的是此人在暗中潜伏是个极不稳定的因素。

    相信现在外面风头这么紧他也不会傻到冒头,想要将其擒获还得看机缘巧合才是。

    收起简报之后易天则静下心来暗暗思量起那琅环洞天之行了。距离这日子是越来越近了,不知道席天应有没有将东西都放出去。

    还有自己的大舅子花玉林,想来这段时间他也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吧。只是细想之下自己一共准备了三十块炙焰令是不是有些少了。

    不知离火宫之前流出到外界的令牌总共有多少,如果自己找来的人太少岂不是无法造足声势。

    想罢直接取过传讯玉符写下信息后发出给花玉林想找他问问关于炙焰令流出去的情况。不多时便收到他的回信,其中内容也很简单他把炙焰令从黑市中放了出去。但结果是其中有七块被太清阁的弟子暗中收回了,只有三块流落在外。

    如此易天眉头一皱暗道不好:“如果三宗修士进去的人数偏差太大必定会引起高层的注意,届时反为不美了。”

    至于要解决目前的困境也不是没有办法,距离琅环洞天之行还有五年想来时间也是够自己布局了。

    随即嘴角一笑取出大堆的材料祭起真焰开始炼制起来了。

    时间一晃而过,三年过后易天便借故外出通过清风城的传送大殿再次来到了绯雨城。故地重临自然是心中有不少感慨,只是这次自己可是急于赴约。但为了掩人耳目一到绯雨城后便先来到太清阁宗门驻地报到,言明只是来收集灵药灵种以备西山灵植园之用。

    待回到驻地客房后便悄悄施展千面术从后门溜了出来,走到大街之上后取出玉简地图按照上面的指示来到城东一处民宅后院。

    早有人恭候在此,易天上前出示了下信物后便被引入院内。待来到民宅房间内那引路之人便急忙告退下去,易天则是打开道隔音结界随后走上前去坐了下来道:“不过是找你叙叙旧用得着搞得这么神神秘秘么?”

    “易师弟说笑话了,如你信中所提及的此时可是关乎你我性命,被离火宫的人知道了大家吃不了兜着走,”坐在房内的正是绯雨城巡察司署长剑少卿,只见他脸皮抖了抖激动地说道:“怎么东西带来了么?”

    “看把你急的,我还带也是一路马不停蹄赶过来的,”说完易天一伸手取出个储物袋递了过去。

    剑少卿轻轻接过后将神念深入其中查探了一番,三息后脸上变得异常精彩。想了片刻才开口说道:“易师弟你这可是给我找了大麻烦。”

    “不是麻烦事我会找你么,再说你之前不是已经拿到了三块,再加上段毅敲诈了两块怎么现在开始怕了,”易天不屑的道。

    “怎么段毅手上还有两块?”剑少卿眼中闪过丝精光道:“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们和你说么?上次与他合作伏击慕容正虹时的定金,此时向师兄也在场你不信去问他,”易天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

    剑少卿急忙掩饰了下眼中的尴尬,随后道:“是我记错了,那是他有提及过,”随即有话题一转道:“易师弟这次是不是玩的有点大了?”

    “别人我是信不过,但剑师兄我们怎么说也都是一同都过魔族的人这些事自然全都仰仗你了,”易天不怀好意道。

    这次自己是吃定了剑少卿肯定会同意,所以一口气炼制了三十枚之多。想来他也是察觉到了如果三总人数不能达到平衡的话自然会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

    而他手上估计原本也没多少,如今自己一下子给了他这么多自然是需要通过他的途径散出去。

    想来以他的精明自然会设法平衡各方势力,所以自己才会将这个难题踢给他处理了。

    “你们太清阁大约有多少人可以进去,”剑少卿没来由地问了句。

    “大约连我在内十个人吧,数量已经算是多的了,”易天估算了下回道。

    剑少卿眼前一亮道:“那我这边也是这个数不多不少也是十个,至于多出来的我想飞升盟会有很大的兴趣,再不济还可以找韩振霆他们帮忙。”

    转眼又瞧了下面前一副吊儿郎当的易天道:“恐怕这次琅环洞天之行会变得异常热闹,从来没有一次会涌进去七八十人之多。”

    “浑水摸鱼么,席大哥他们那伙也会进去,再加上三宗翘楚,相信那琅环玉泉争夺战会异常激烈的。届时第一瓶在下可是预订了,希望剑师兄能够给个面子,”易天直截了当的道。

    剑少卿看了看储物袋中的令牌,知道这是易天的交换条件。想了下后才道:“行,第一瓶我绯雨剑宗不会出手,而且我会知会其他宗门的人也不出手算是给你个面子。至于赤无极那里我就不管了。”

    “放心我正要会会他呢,”易天却是不紧不慢的道。